QQ日志

当前位置:主页 >lol

lol

作者:最强大脑  时间:2019-12-12  

lol:樊振只说了简短的四个字:“我会安排。” 忽然获得自由我本来想给樊振或者张子昂去一个电话的,但是想到早上我就要到办公室去,还是亲自见面说容易说清一些。可是就在七点的时候我忽然接到了张子昂的电话,那时候我因为又睡了过去所以睡着了,接到电话的时候张子昂问我:“你在哪里?”

张子昂说樊振这方面的关系要广一些,或许能给我一个好的推荐。池尽讨技。 张子昂说:“马铭君。”

然后我开始惊奇地发现,因为汪城这个人的出现,似乎讲很多案件神奇地连接了起来,不再像之前那样是靠惯性的逻辑连接,因为到了现在我们似乎已经开始找到了连接点。 我看着张子昂,和他说:“这才是第一次,此前我并没有这样的……”

lol:我没有回答他,而是问他说:“我……这是怎么了?” 我看着他,眼神逐渐眯起来,问说:“你倒底想说什么。”

所以听见这句话的时候,我看了樊振一眼。似乎用眼神在询问他的意思,樊振则也看着我,但是很快就将视线移开了,转移到别的事物上,我又看向张子昂,发现他也看着我,眼睛里同样是看不透的深意。让我有些捉摸不透。 94、东西放在哪里了?

lol: 更重要的是,对于我的离开也没有人阻拦我,可以说就是我之前的猜测,我被遗弃在了这里,这里除了我,根本没有人。 我脑海里浮现出来的场景就是我我透过猫眼看到走廊上站着一个人,而这个人就是汪城的叔叔,如果真要说得详细一些的话,那时候我应该处于一种所谓的梦游状态,也就是在马立阳割头案发生的当晚。

我家里什么都没有,甚至整个家和我离开的时候并无二致,即便我仔细看了一些微小的地方,也没有被动过的痕迹,最后我只好作罢,只是录像里的那个画面始终在脑海中萦绕着,让我感到一阵阵不安,因为这个人明知道我在房间里放了摄像机,可是他还出现让我看到,这有些不合常理,那么唯一能解释的只有一个--他想让我知道他的存在,所以那个开门关门的动作是故意做给我看的。 汪龙川说到这里的时候继续说:“我用了很多极端的手段来刺激他,所以他开始变得内向和敏感,更重要的是,他时时刻刻都在盘算着如何报复那些稍稍得罪他的人,我永远知道他在想什么,因为他的脑海里想的东西都是我赐予他的,我能透过他的眼睛看到他如何杀死那些他仇视的人,而且能够听到他心里的呐喊。” 这些话是忽然浮现在脑海里的,我正努力去回想这是谁和我说的,就听见汪城叔叔说:“只是这份认罪记录我只说给你一个人听,不过在这之前,我要先看到秘密审判的协定。否则我是什么都不会说的。”

lol

我自然是摇头,而汪龙川却说出了一个非常浅显的道理,他说:“我们都知道一个人的血型丛生来到死去都是不会变的,而会变的永远都只是鉴定的过程,我觉得你既然已经知道了血型的事,也知道了有一个人和你几乎一模一样,那就应该仔细去追查过,可是最后你却什么都没做,为什么呢?” 哪知道汪龙川却说:“我不知道。” 我进去和汪城叔叔传达了樊振的意思,他听了之后并没有什么表情,只是看着我说:“这正是我要的,我就说过,只要你去说,他会答应的。” 张子昂显然是不相信,其实别说他,就连我在最初想到这点的时候我自己也不相信,但是的确所有案件发生的日期都错开了11号这天,唯独只有这件案子是在11号这天发生的,如果不是得了这样的启示。还真不会发现有这样的一个特点,因为后续发生的案件甚至有好几个日期重合的,可唯独11号这个日期自从马立阳无头案开始到现在只发生过一起。

所以在看见门是开着的时候,我心跳开始剧烈了起来,也就是说在我翻找盒子的时候有人把门打开了,甚至我已经想到了一个异常恐怖的画面,就是我趴在床前的时候,有一个人正站在外面一直看着我。

这样一夜过去,倒是一切都平静如水,什么都没有发生,与我此前所经历的事不同,汪龙川也并没有什么异样,我们都是虚惊一场,我还一整晚地担心要是汪龙川也遭遇了不测该怎么办。

lol

lol:其实张子昂在说这些的时候。我还是有些将信将疑的,只是我又回想起自己此前录像的情景,自己的确是会起来做一些奇怪的事,但是为了证实自己的确有些不一样,我再一次做了这样的事,于是第二天的晚上,我一个人再次弄了一台红外摄像机,然后摆在房间里,尽量让镜头的画面能涵盖整个房间,这样我做了什么才能有个准。 思路到了这里就断了,我脑袋里的画面立刻就切换到了孙遥坠楼的场景,我于是在想,苏景南的命案和孙遥的命案都是在同一个地方发生,那么孙遥坠楼的时候,汪城是否也就在现场,或者他是不是也亲眼目睹了孙遥经历了什么?

而且很快他就岔开了话题,他问我:“我给你的资料你都看了吗?”

我带着这样的微笑看了一眼他之后,转向樊振,问他说:“你们是怎么看穿我的?”